3 例禽霍乱临床诊断

禽霍乱给养禽生产造成较严重的经济损失,为了解 3 个来源病料的禽霍乱流行和药物敏感情况,特做了本研究。从 3 个疑似禽霍乱病例中进行细菌学分离鉴定,并通过药敏试验分析菌株的耐药性。通过临床症状和剖检病理学观察确定了 3 个来源病料为禽霍乱,姬姆萨染色和细菌培养结果显示,3 个禽霍乱病例均为多杀性巴氏杆菌感染,并且分离株对小鼠表现出较强致病性。3 个病例的药敏试验结果显示,案例一和案例二 2 例敏感的抗生素包括恩诺沙星、氟苯尼考、阿莫西林和多黏菌素 B。而第三个病例分离株对林可霉素、头孢曲松钠、头孢噻肟、多黏菌素 B、环丙沙星和庆大霉素等均不敏感。本研究结果可为临床兽医针对禽霍乱及时进行用药治疗提供参考。

禽霍乱(fowl cholera)是由多杀性巴氏杆菌引起的家禽和野禽的一种接触传染性疫病,又名禽巴氏杆菌病(avian pasteurellosis)、家禽出血性败血病 [1] 。过去曾按感染动物的名称,将本菌分别称为牛、羊、猪、禽、马和兔巴氏杆菌,后统称为多杀性巴氏杆菌,1994 年起列为 3 个亚种,即多杀亚种、败血亚种及杀禽亚种。巴氏杆菌属细菌已报道有 20 多个种。其中多杀性巴氏杆菌是本属中重要的畜禽致病菌。禽霍乱常表现为急性出血性败血症和急性下痢等症状,也会表现为呼吸道感染疾病。在临床上,禽霍乱常与鸡传染性鼻炎、鸡曲霉菌病、鸡支原体肺炎、鸡新城疫、禽流感、鸡传染性支气管炎、鸡传染性喉气管炎以及鸡痘等呼吸症状明显的传染病相混淆 [2]

本菌为两端钝圆、中央微凸的革兰阴性短杆菌,多单个存在,不形成芽孢,无鞭毛,新分离的强毒菌株具有荚膜。采血液涂片,用姬姆萨染色后,两端着色深,中间着色浅,呈现明显的两极着色。对高温抵抗力较差,60℃ 10 min 即被杀死。但对低温抵抗力较强,在冬季,死禽体内的巴氏杆菌能生存 2~4 个月(本人做过一实验,禽霍乱心脏肝脏病料 -15℃冷冻 1 个月染色依然存活,染色形态完整),埋在土壤里可以生存 4~5 个月,在厩肥中至少存活 1 个月。对一般的消毒药物抵抗力不强,用 1%石炭酸、0.02%升汞或 3%的臭氧水即可杀死。该菌可以寄生在健康动物的鼻腔、血液、肝脏和脾脏等器官中,而且带菌动物的范围很广,鸡、鸭、鹅、火鸡及野禽均易感染,但鹅的易感性较差。蜱和跳蚤被认为是自然传递的媒介昆虫。病原在同种或不同动物间可相互传染,也可感染人,大多因被动物咬伤所致。该病一年四季均可发生流行,主要以高温、高湿、多雨的夏、秋两季发病率高,春季发病也较多 [3]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禽霍乱定为法定报告动物疫病,我国列为二类动物疫病。禽霍乱在世界各地均有不同程度的发生与流行,因其具有发病率和致死率高等特点,常能给养禽生产造成较严重的经济损失 [4] 。因此,笔者在临床兽医工作中遇到不同禽霍乱发病的案例,通过细菌分离鉴定的方法确定病原,采用药敏试验确定禽霍乱治疗药物,取得一定疗效,现报道如下。

1、材料与方法

1.1 仪器设备

立式压力蒸汽灭菌器 YM75(上海三申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电子天平ACCULABALC-210.3(北京武天平厂制),光学生物显微镜 E100(尼康公司),无菌操作台(苏州净化设备有限公司),DHP-500 避光恒温培养箱(常州市凯航仪器有限公司)。

1.2 主要试剂和实验动物

绵羊鲜血琼脂平板和麦康凯琼脂培养基为青岛高科技工业园海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产品;恩诺沙星、氟苯尼考、阿莫西林、多黏菌素 B、林可霉素、头孢曲松钠、头孢噻肟、多黏菌素、环丙沙星和庆大霉素等药敏纸片为杭州天和微生物试剂有限公司产品。姬姆萨染色液、载玻片、香柏油等其他试剂均为 国产分析纯。 6~8 周 龄BALB/c 小鼠(20±2 g)由郑州大学实验动物研究中心提供。

1.3 病料来源

1.3.1 案例一

某商户购进 200 只土鸡,疫苗免疫情况不详。该批土鸡准备上市,第二天早上发现死亡 3 只,同一批鸡卸货与另一个商户 300 只未发现发病伤亡。

1.3.2 案例二

1 600 只 4 月龄开产蛋鸭突然死亡 1 只,1 个月前曾注射过禽霍乱疫苗、水禽 H5N1(RE-6 株)禽流感疫苗和鸭瘟疫苗。追踪回访得知鸭群中病程短的,头一天晚上是正常的,第二天早上发现死于圈中。病程长的食欲减退、喜积堆、精神沉郁、饮水增加、呼吸困难、腹泻或黄或绿,有的混有血液,最后衰竭昏迷而死亡。

1.3.3 案例三

一批 1 000 只 4 月龄土鸡,圈养在四周是水的小岛上,所用疫苗分别为 7 日龄新染疫+ 传染性支气管炎 H 120 1.2 倍量点眼滴鼻;传染性法氏囊病14 日龄 1.2 倍量点眼滴鼻;21日龄新城疫 + 传染性支气管炎H 120 1.2 倍量点眼滴鼻;28 日龄传染性法氏囊病 1.2 倍量点眼滴鼻;35 日龄禽流感 H5N1 注射 0.5ML/ 只;40 日龄(鸡翅张开无血管处刺种)鸡痘 1 羽份,禽霍乱疫苗未注射。另一批鸡2 月龄,疫苗免疫同 4 月龄鸡。突然死亡 1 只 4 月龄大鸡,在治疗期间,另一批 2 月龄鸡也开始发病出现死亡。

1.4 病原菌染色观察

1.4.1 抹片的制备

无菌操作取病死鸡肝脏、脾脏、心脏,用镊子夹持病变组织,然后以灭菌剪刀剪取小块,夹出后将其新鲜切面在载玻片上抹成薄层;用灭菌剪刀剪开心脏进行蘸取或剪取凝血块,用新鲜切面在载玻片上抹成薄层。

1.4.2 干燥

自然干燥或过火焰干燥。

1.4.3 固定

将干燥好的抹片,涂抹面朝上,以其背面在酒精火焰上来回通过数次,略作加热进行固定,或滴加甲醇进行固定。

1.4.4 姬姆萨染色

固定好的抹片上滴加姬姆萨染色液,染色 20 min,水洗,沥干。

1.4.5 镜检

将玻片在显微镜下油镜(100 倍)观察。

1.5 细菌分离培养

于无菌操作台取肝脏、脾脏、心脏接种于绵羊鲜血琼脂平板和麦康凯琼脂培养基上,40℃温箱培养 24 h。观察细菌在平板上的生长情况,并经姬姆萨染色镜下观察细菌。

1.6 药敏试验

对上述 3 个案例病例进行药敏试验,药敏纸片包括恩诺沙星、氟苯尼考、阿莫西林、多黏菌素 B、林可霉素、头孢曲松钠、头孢噻肟、多黏菌素、环丙沙星和庆大霉素。

1.7 动物实验

将 40 只小鼠平均随机分为 4 组,包含 3 个实验组(案例一组、案例二组和案例三组)和1 个生理盐水对照组。挑取 3个案例肝脏用无菌生理盐水冲洗,然后用组织研磨器研磨组织,匀浆液用无菌生理盐水稀释通过腹腔注射幼龄小鼠,每只接种 0.2 mL。12h 后接种者全部死亡,解剖组织染片见两极浓染球杆菌。

2、结果

2.1 禽霍乱病鸡临床症状

根据症状表现不同将所有病料临床症状分急性和慢性型。急性型,最初出现禽群中一些禽只突然死亡,随后即出现另外禽只发热、厌食、抑郁、流涎、腹泻和呼吸困难,临死前出现发绀。急性型耐过的或由弱毒菌株感染的禽只可呈慢性型病程,其特征为局部感染,在关节、趾、胸骨、黏液囊、眼结膜、肉垂、喉、肺气囊、中耳、骨髓和胸膜等部位呈现纤维素性化脓性渗出坏死的纤维化。

2.2 病禽剖解病理变化

急性型的病变主要是被动性充血出血,肝脾肿大和局灶性坏死,肺炎。腹腔和心包液增多主要是局灶部纤维化脓性渗出坏死和纤维化。病死禽肝脏肿大,表面有多个针尖状灰白色坏死灶(见图 1 和图 2);心冠脂肪有针尖大小出血点;肠道以十二指肠出血显著,呈卡他性和出血性炎症,肠内容物含有血液;皮下腹膜脂肪上有出血。

2.3 镜下观察

病料经染色,在显微镜下可见组织细胞和血细胞周围单个散在形态一致呈明显两极着色球杆菌,见图 3、图 4 和图 5。

2.4 细菌分离培养

可见鲜血琼脂上生长出水滴状半透明菌落,不溶血,经革兰氏染色为阴性,单个散在小球杆菌(见图 6),两极浓染现象消失。麦康凯琼脂平板上不生长。

2.5 药敏试验结果

对本文中的 3 例病例的分离菌株均进行了药敏试验,案例一和案例二 2 例敏感的抗生素包括恩诺沙星、氟苯尼考、阿莫西林和多黏菌素 B。案例三未筛出一例敏感药(见图 7)。3株分离菌对林肯霉素、头孢曲松钠、头孢噻肟、多黏菌素、环丙沙星、庆大霉素等均不敏感,见表 1、表 2 和表 3。

2.6 动物实验结果

3 个案例肝脏匀浆液腹腔注射幼龄小鼠,在接种 12 h 后小鼠全部死亡,解剖组织染片见两极浓染球杆菌。

3、讨论

禽霍乱是鸡的一种常见的急性传染病,对该病的治疗要以预防免疫为主,治疗为辅 [5] 。目前国内外用于防制禽霍乱的疫苗有强毒灭活菌苗、弱毒活疫苗和亚单位疫苗,但迄今尚未有一种令人满意的疫苗 [6] 。为了更好地防制禽霍乱的发生和流行,国内外的学者仍在不断地致力于改进现有疫苗和寻求

新的更为有效的疫苗 [7] 。3 例病例中案例二禽群免疫禽霍乱疫苗依然发病,由此推断疫苗毒株与本场暴发株为不同的毒株。禽霍乱为细菌性传染病,平时不要经常投喂抗生素,如案例三疾病来袭无药可治。为提高禽群抵抗力,每月定期投喂微生态制剂,一方面杜绝耐药菌,另一方面降低药残,让人民群众吃上放心禽类产品。抗生素对禽霍乱有很好的治疗效果,但近年来,由于抗菌药的滥用,禽霍乱对多种抗菌药产生耐药性,反复发病。禽霍乱又有地方流行的趋势,而且反反复复难以治疗 [8]

在案例一中同一批出栏三黄鸡,当天卸货地点不同,导致此群发病,彼群健康,发病群主要是寄养密度过大,通风换气不良,断水高温激发禽霍乱暴发。给出处方:氟苯尼考 + 恩诺沙星 + 清瘟败毒散,饮水或拌料 1 天 1 次,使用 3~4 天,参考说明用量使用。跟踪回访,用药第一天挑病禽 10 只,第二天挑 5 只,第三天未挑出,第四天稳定。在案例二中给出处方:多黏菌素 B+ 阿莫西林 + 清瘟败毒散,饮水或拌料,按上午阿莫西林,下午多黏菌素,晚上清瘟败毒散,3~4 天,按说明用量使用。跟踪回访,用药第一天挑出病禽 5 只,第二天挑出 1 只,第 3 天、第 4 天稳定。在案例三中给出处方:保守治疗,青链霉素混合注射。青链霉素注射效果不理想。1 周时间 2 批鸡全军覆没。禽霍乱通过污染的饲料饮水经消化道传播,发病禽是传染源,同群禽为易感动物。禽霍乱的防治需从以上 3 点入手,挑病弱禽隔离治疗饲养,用生石灰消毒经常活动场地如舍、棚和岸上采食饮水区,发病期间隔天消毒。

为了预防禽霍乱的发生,建议养禽场应加强饲养管理和卫生防疫制度,除保持鸡舍清洁干燥,定期消毒外,每年定期进行预防接种。引种时要进行严格检疫,防止传入本病 [9] 。在发病地区应定期进行预防注射,并采取综合防疫措施,以防止本病的流行。出现疫情后,立即将鸡场封锁,并用 10%新鲜石灰乳稀释,对鸡舍和周围环境以及用具进行消毒 [10] 。采取彻底清除舍内粪便及污物,然后连同用具等用 4%氢氧化钠溶液彻底消毒的措施。垫草、粪便等进行无害化处理,尸体外表消毒后深埋,疏散禽群,避免拥挤,加强饲养管理,定时饲喂,密切观察禽群健康状况,及时发现并剔除病弱残禽,提高成活率,同时确保整齐度,进而实现养殖效益 [11]

参考文献

[1] 谷臣君,吴泽川,李科.禽霍乱的研究进展 [J]. 禽业技术,2013,1(1):118-119.

[2] 黄芝生.禽霍乱类症鉴别[J].畜牧与饲料科学,2011,32(2):122-123.

[3] 欧武荣. 禽霍乱的诊断及防治 [J]. 畜禽业 ,2013,8 (292):90-91.

[4] 陈翠珍,房海,张晓君,等.禽霍乱病原菌的鉴定与主要特性分析 [J]. 中国预防兽医学报,2006,28(4):388-391.

[5] 朱善欢,张丽华.某养禽场禽霍乱流行情况分析[J].畜禽业,2014,306(1):73-74.

[6] 王宇航,王艳娟,陈昨含,等.禽霍乱蜂胶与氢氧化铝胶灭活疫苗免疫效果比较试验 [J].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学报,2012,21(2):4-6,118.

[7] 凌育燊,郭予强,邹永新.禽霍乱的免疫预防[J].中国兽药杂志,2000,34(2):46-49.

[8] 葛向平. 禽霍乱的流行特点与综合防制[J]. 山东畜牧兽医,2013,34(1):16-17.

[9] 尹继贤,甘先春,邹继杰,等.禽霍乱对农村散养家禽的危害[J].中国畜禽种业,2014,12(1):130.

[10] 郝大春.家禽禽霍乱病的综合防制 [J]. 畜牧兽医,2013,12(1):1-2.

[11] 王萍.浅谈禽霍乱的综合防控[J].中国畜禽种业,2010,11(1):125-126.

作者:张轶 (河南省信阳市动物疫病预防中心,河南信阳 464000)

人已赞赏
疫病防治

多例笼养蛋鸡楔形前殖吸虫病的诊治体会

2019-11-26 17:15:28

疫病防治

鸡传染性鼻炎的诊断与防控措施

2019-11-26 17:29: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