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瑞利绦虫病及其诊断与防治

瑞利绦虫主要感染禽类,是危害陆生禽类较常见的绦虫病的病原,多见于半圈养半放牧的黄羽走地肉鸡。感染鸡的常见瑞利绦虫有 3 种,即棘沟瑞利绦虫(Raillietina echinobothrida)、四角瑞利绦虫(R. tetrago原na)和有轮瑞利绦虫(R. cesticillus)。瑞利绦虫感染分布于世界各地,我国各地的养鸡区域均有感染发病的相关报道,各年龄阶段的鸡均可感染,但以幼龄鸡易感性强,死亡率高 [1] ,发病率可达 20%~70%,25~40日龄鸡死亡率较高 [2]

1、病原学

瑞利绦虫隶属于扁形动物门(Platyhelminthes)、绦虫纲(Cestoidea)、圆叶目(Cyclophyllidea)、戴文科(Davaineidae)、瑞利属(Raillietina),主要寄生于家鸡、火鸡、鸽和孔雀等的小肠中,引起禽类肠道疾病,亦有寄生于鸡盲肠的报道 [3,4]

棘沟瑞利绦虫主要寄生于鸡和火鸡的小肠中,虫体呈白色,大小约为 25 cm×14mm。头节稍小,其顶突上有两行小沟,有 200~240 个,有 4个圆形吸盘,吸盘上有 8~10 排小沟。颈节较肥较短,基本每个成熟节片中都有一套生殖器,偶尔也有两套,生殖孔分布于虫体的一侧,偶尔会看到分布于虫体两侧的,睾丸为 20~40 个,位于排泄管的内侧,卵巢则位于节片的中央,卵黄腺位于卵巢的下方。孕卵节片中子宫内有 90~150 个卵带,每个卵带中含有 6~12 个内含六钩蚴的虫卵 [5] ,棘沟瑞利绦虫虫卵的直径大小为 25~48 μm,虫卵呈圆形。

四角瑞利绦虫虫体和棘沟瑞利绦虫虫体大小、形态及内部构造基本相似,但此虫体的头节稍弱小,吸盘呈卵圆形,颈节较细较长 [6] 。顶突比较小,顶突上有 13 列的小钩。虫卵和棘沟瑞利绦虫的虫卵相似,每个卵带中含有 6~12 虫卵,虫卵外形呈圆形。

有轮瑞利绦虫虫体较前两种虫体来说稍小,虫体呈白色,长为 40~130mm,一般长 40mm 比较多见,130mm 偶尔见到,宽约 2.1~3mm [7] ,但节片的宽度大于节片的长度,顶突和其他两种瑞利绦虫的顶突有所不同,呈“车轮状”,有 2 圈小钩,由 400~500 个小钩排列而成,顶上具有4 个不带有小棘的吸盘,颈节不太明显。孕节中含有许多孕带,但每个孕带中仅含有 1 个虫卵,虫卵的大小为 75~88 μm。

2、致病性与生活史

瑞利绦虫主要寄生于鸡、火鸡、孔雀、鸽、雉鸡和野鸡等的小肠内,虫体以机械刺激、阻塞肠腔、代谢产物的毒素作用,以及夺取宿主的大量营养物为基本致病因素 [8] 。3 种瑞利绦虫的中间宿主有所不同,其中四角瑞利绦虫和棘沟瑞利绦虫的中间宿主为蚂蚁,而有轮瑞利绦虫的中间宿主为多种鞘翅目昆虫,如金龟子科、伪步行虫科等 [9] 。瑞利绦虫孕卵节片和孕袋中的虫卵随粪便排出体外,被蚂蚁吞食后,在其体内发育为似囊尾蚴。含有似囊尾蚴的蚂蚁被鸡啄食后,似囊尾蚴则吸附于鸡肠壁上,经过 20 天左右发育为成虫。

3、症状、病变和诊断

瑞利绦虫头节上的小钩和吸盘对鸡体产生机械作用而引起肠炎病变,虫体多时,能引起肠管堵塞、出血,甚至能引起腹膜炎 [10] ,当严重感染时,特别是雏鸡,会发生消化障碍,往往下痢,食欲降低,饮欲增加,迅速消瘦。患鸡沉郁,不喜运动,两翼下垂,被毛逆立,红细胞与血色素显著减少,黏膜黄染等。常见到雏鸡因体弱或伴发继发其他感染而死亡,有时还会骤然死去,临死前多出现痉挛症状 [11] 。病理变化主要是肠黏膜肥厚、出血,肠腔内有多量黏液,在肠壁上有结节样病变。

此病可根据鸡的临床症状、粪便检查虫卵或虫体进行初诊,也可通过剖解进行诊断,剖解时脾脏肿大,颜色呈土黄色,严重时会出现脂肪变性,易碎裂等病变,肠道明显布满灰黄色小结节,机体消瘦 [12] ,剖解时发现肠道病变和虫体时可进行确诊。近年来,随着寄生虫学的发展,应用分子生物学技术来研究寄生虫疾病的致病机理、虫种的鉴定、群体遗传和系统的发育等都有较大的突破,例如,核糖体 DNA(rDNA)中 18S和 28S 之间的内转录间隔区 1(ITS-1)和内转录间隔区 2(ITS-2)2 段序列,在生物进化中显示出种的特征,在种内具有高度的保守性,但在种间却有不同的变异,是寄生虫分子分类理想且可靠的遗传标记。同时线粒体 DNA 也成为学者们探讨的热点,可作为寄生虫虫种鉴定的靶标,为瑞利绦虫病的诊断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手段。

4、防治

对于瑞利绦虫病的防控,一方面要加强综合性预防措施,例如:(1)消灭传染源,发现病鸡应及时治疗。(2)切断传播途径,消除中间宿主,鸡舍外定期用药物杀灭蚂蚁、金龟子甲虫等中间宿主。(3)加强饲料的营养管理,提高饲料品质,增强机体的抗病能力 [13] 。(4)经常对鸡舍进行打扫,鸡粪要及时处理并进行生物热发酵,以便彻底消灭粪便中的虫卵,防止传播污染。(5)定期用药预防和驱虫,一般在脱温后放养 1 个星期左右进行药物驱虫 1 次,以后每隔 1 个月驱虫 1 次。常用的药物有如下几种:阿苯达唑、吡喹酮、硫酸二氯酚、氢溴酸槟榔碱和羟萘酸丁奈脒等 [14] 。其中,阿苯达唑混悬剂按体重 20~30mg/kg 的剂量,一次性饮水投服或分 2 天投喂。而粉剂类驱虫药需要拌料给药,该混悬剂可通过饮水给药,投喂方式更方便,剂量更准确,为规模化鸡场驱除瑞利绦虫、鸡蛔虫和异刺线虫等蠕虫感染的首选药物。

参考文献

[1] 蒙兆年,王登科,戴新文. 整块组织 HE 染色制片优缺点及适用范围 [J]. 河北联合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3, 15(6): 802-803.

[2] 陈敬军. 鸡瑞利绦虫病的诊治和预防 [J]. 中国动物传染病学报, 2003, 11(2): 12.

[3] 赵亘,许振营. 棘沟赖利绦虫寄生于鸡盲肠的报道[J]. 新疆畜牧业, 1992(2): 47-48.

[4] 郭海宁,肖永鸿,黄恩福,等. 三种鸡瑞利绦虫形态结构差异比较 [J]. 江西畜牧兽医杂志,2017(6): 23-25.

[5] 穆莉,李海云,阎宝佐. 两种瑞利绦虫形态发育的比较研究 [J]. 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 2009, 27(3): 232-236.

[6] 孙艳敏,李海云,穆莉. 四角瑞利绦虫性激素水平及其受体的定位分析 [J]. 四川动物, 2010,29(6): 874-877.

[7]索勋. 兽医寄生虫学[M]. 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 2014.

[8] 典小明,毛银善. 槟榔等中药治疗鸡绦虫病[J]. 中兽医学杂志, 2005(2): 27-28.

[9] 孙媛,曾瑶,闫宝佐,等. 有轮瑞利绦虫(圆叶目:戴维科)精子的超微结构[J].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 2017, 38(4): 57-61.

[10] 石岩,韩天龙,付宁. 一起鸡绦虫病的诊治[J]. 中兽医医药杂志, 2014(6): 62.

[11] 莫芳盛. 放养肉鸡常见绦虫病及其防治[J].养禽与禽病防治, 2014(7): 44-46.

[12] 李爱琴. 关于鸡绦虫病的诊治[J]. 河南农业,2015(1): 51.

[13] 韩晓华. 家禽绦虫病的防治措施[J]. 畜牧兽医科技信息, 2017(3): 113.

[14] 于利. 散养鸡绦虫病的防治[J]. 吉林畜牧兽医, 2014, 35(12): 47.

作者:黎盛琴1,林瑞庆1,2翁亚彪1,2(1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广州510642;2广东省佛山市正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广东佛山528000)

责任编辑:翁亚彪

人已赞赏
疫病防治

雏鹅1周内死亡的原因分析及其预防措施

2019-11-1 12:00:42

疫病防治

鸡Ⅰ群禽腺病毒病的流行与防控

2019-11-1 16:09: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