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黄加白散配合西药治疗肉鸭嗜水气单胞菌病

嗜水气单胞菌在自然界中的淡水、土壤及污水中广泛存在,常使水生动物(如鱼、虾)及水禽等感染发病,属条件性致病菌,主要通过消化道感染导致急性败血性传染病。2015 年8 月,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发生 1 起以病程短、腹泻和呼吸困难为特征的急性鸭病,经诊断为嗜水气单胞菌病,经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取得了较好的疗效,现报道如下。

1、发病情况与临床症状

2015 年 8 月,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某养殖户购入奥白星雏鸭 3 000 羽,当饲养到 18 日龄时,开始发病,因该户主饲养鸭多年,故根据这次雏鸭发病的症状和剖检变化认定为肝炎,于是给鸭群注射了肝炎抗体,同时用多西环素拌料,但接下来 1 周的时间仍有大量死亡,到 26 日龄时,全群仅剩下1 676 只,死亡率达 44.13%。故前来求诊。现症检查:患鸭精神委顿,缩颈呆立,不爱行走,闭眼嗜睡,严重的出现趴卧、瘫痪等症状, 不愿下水,有的虽然能下水但因两腿麻痹不能游动;有的患鸭肛门羽毛处粘有糊状稀粪,由于脱水较快死亡。大多数患鸭一侧的胫部和趾部出现血肿而呈红色外观。

2、剖检变化

共解剖 12 只病死鸭,病理变化基本相似。为肝肿胀呈淡黄色,质脆且密布出血斑点;脾肿胀出血,呈深褐色;气管呈现环状出血,肺出血较重,表面大量黑紫色出血斑,切开后流出血样泡沫液体;膀胱、肾有点状出血;肠有卡他性炎、充血和出血。心冠脂肪出血,心脏浆膜有大小不同出血斑、点,少数病鸭失明, 腹腔内有血样胶状渗出液。

3、实验室诊断

3.1 镜检

无菌操作取病死和病危扑杀鸭肺、肝脏和心血涂片,革兰染色镜检,可见单个、钝圆、无芽孢的革兰阴性杆菌,特别是肺涂片中数量较多。

3.2 分离培养

取上述病料分别接种于不同培养基,37℃培养 24h,普通琼脂上生成灰白色半透明、圆形、湿润、中央隆起及边缘整齐的菌落;血液琼脂上长出灰白色、稍凸起的菌落,菌落周围形成完全透明的溶血环;在肝块肉汤中产生大量气体,生长迅速,呈均匀一致混浊。取上述菌落和肝块汤进行革兰染色镜检,均见上述镜检所见的革兰阴性杆菌。

3.3 生化鉴定

能发酵葡萄糖、蔗糖、麦芽糖、甘露醇、水杨苷和阿拉伯糖,产酸产气;不发酵乳糖、木糖和肌醇。氧化酶和过氧化氢酶试验阳性;精氨酸明胶穿刺出现层状液化,产生吲哚。

3.4 药敏实验

分离菌对丁胺卡那霉素、氟苯尼考、氨苄西林、头孢拉啶、庆大霉素、新霉素和氯霉素高度敏感;对青霉素、羧苄青霉素、阿莫西林和环丙沙星中度敏感;对痢特灵、链霉素壮观霉素和多黏菌素不敏感。

综合以上发病情况及临床症状、剖检变化、实验室检验,判定为肉鸭嗜水气单胞菌病。

4、治疗

将发病鸭从鸭群中隔离饲养,病死鸭做无害化处理。清理鸭舍粪便,搞好鸭舍、用具、饮水器及活动场地的消毒灭菌和清洁卫生。减少各种应激因素的刺激,避免淋雨、受寒和暴晒等不良因素的影响。加强饲养管理,给与易消化的饲料,提高鸭的免疫力。

4.1 中药

采用“三黄加白散”治疗。方剂的组成及用法:黄柏、黄苓、白头翁各 500g,,黄连、猪苓、泽泻各 300g,枳壳、厚朴、砂仁、苍术各 200g。用法:水煎2 次,合并药液,加入 30%的红糖给鸭群饮用,每天 1 剂,连用5 天。上述药量为 1 000 只肉鸭的 1 天用药量。

临症加减:粪便黏稠者加焦三仙各 200g,水泻不止者加柯子、乌梅各 200g,粪便带血者加炒生地、炒地榆、焦栀子各300g。

4.2 西药

氟苯尼考每千克 水100mg,给鸭群饮用,每天 1剂,连用 5 天。对较重的患鸭,在口服中西药的基础上,肌注阿米卡星注射液,每只用量20mg,2 次 / 天,连用 3 天。

经采取以上措施综合治疗,肉鸭病情逐渐好转,采食量增加,用药的第二天停止死亡,5 天后鸭群的精神状况和采食量恢复正常,痊愈。治愈率达80%以上。

5、讨论

本病多发生于鱼鸭混养的鱼塘,因鱼塘养鸭后,水质营养丰富, 便于嗜水气单胞菌的生长, 鸭在水中活动时易感染发病。因而平时应建立严格的规章制度,规范养殖水体日常管理,定期开展鱼塘的检测及鱼塘和鸭舍消毒灭菌。同时加强饲养管理,控制合理的饲养密度,鸭舍要通风干燥、保温。要保证饲料中维生素含量充足,以提高鸭群的抵抗力。搞好鸭舍、用具、饮水器及活动场地的清洁卫生及防疫消毒,抓好日常管理与疫情监测,对疾病的发生做到早发现、早治疗。

鸭嗜水气单胞菌病在各地时有发生,已成为养鸭业的新问题。本病与鸭病毒性肝炎无论在发病日龄、症状和病理变化方面非常相似, 但本病患鸭肺脏病变明显, 肺出血、水肿,呈紫黑色, 切面流出血性泡沫,结合临床上呼吸困难、肺脏触片中细菌较多, 可做初步诊断,如需确诊还需做实验室检查。治疗时通过药敏试验,筛选有效药物较重要,本次治疗之所以效果良好,就是用药前做了药敏试验。

三黄加白散来自于《中兽医治疗学》,是治疗热毒熏灼肠胃,深陷血分之证的常用方剂,具有较好的清热燥湿作用,对鸭嗜水气单胞菌病疗效确实。本病的发生是由于患鸭湿热外感,暑湿热毒之邪内犯,湿热蕴结于大肠,以致大肠传导失职而发病,治宜清热解毒, 燥湿止痢。方药以白头翁清热解毒,清大肠血热专治热痢为主药。黄芩、黄连、黄柏清热燥湿解毒,枳壳破气消积以除湿热积滞,厚朴行气燥湿、降逆平喘,砂仁行气和中、温脾止泻, 苍术燥湿健脾, 猪苓、泽泻利水渗湿共为辅佐药。诸药合用其清热燥湿作用更强。故治疗鸭嗜水气单胞菌病有良效。

实践证明:采用三黄加白散配合西药治疗肉鸭嗜水气单胞菌病具有较好的疗效,克服了单一用药的不足,发挥中西药结合的长处,为临床治疗该病提供了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

作者:张加力,温伟(吉林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长春 130118)

责任编辑:丁焕中

人已赞赏
疫病防治

鸡传染性鼻炎的诊断与防控措施

2019-11-26 17:29:36

疫病防治

洪灾之后禽类疫病防控技术要点

2019-11-27 15:42: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