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市2018年春季禽流感免疫抗体监测与分析

为评估禽流感H5+H7二价灭活疫苗临床免疫效果,2018年春季高致病性禽流感集中免疫前后,在滁州市固定的17个规模禽场2次随机采集共1170份家禽血清样品。采用血凝和血凝抑制试验检测H5、H7亚型禽流感抗体。结果,H5、H7亚型抗体阳性率分别由免疫前的65.6%、47.9%,提高到免疫后的76.8%、77.1%。表明滁州市H5、H7亚型禽流感总体免疫抗体水平达到了农业部规定的70%的标准,但合格率不高,应加强对肉禽和水禽的监测。

禽流感是由正黏病毒科流感病毒属A型流感病毒引起的禽类烈性传染病[1],是一种从呼吸系统到严重全身败血症等多种症状的传染病,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将其定为法定报告动物传染病。禽流感病毒(AIV)根据其致病性可分为高致病性(HPAI)、低致病性(LPAI)和无致病性3种[2];依据其外膜血凝素(H)/和神经氨酸酶(N)蛋白抗原性的不同,可分为16个H亚型(H1~H16)和9个N亚型(N1~N9)。其中H5和H7亚型的某些毒株可以对禽类造成较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被称为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PAIV)。在有记载的禽病史上,禽流感是一种毁灭性的疾病,每一次严重的暴发都给养禽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尤其是H5、H7亚型引起的HPAI,不仅对养禽业毁灭巨大,还能够跨越物种感染人,且病死率较高。我国将其列为一类动物疫病[3],2004年开始对H5实行强制免疫政策[4],2017年秋季开始对H7N9实行强制免疫政策[5]

滁州市是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的多发地,也是我国首发人感染H7N9报告病例所在地。为科学评估滁州市规模禽场H5+H7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二价灭活疫苗的免疫效果,2018年春季在我市开展了H5、H7亚型禽流感免疫抗体专项监测,为制定补免计划以及判断2018年禽流感防控形势提供科学的依据。

1、材料与方法

1.1实验器材

单道、8道、12道移液器;90°96孔V型微量反应板;100mL、500mL量筒;微量振荡器。

1.2待检血清

来自3个种禽场、5个蛋禽场和9个肉禽场,采集鸡、鸭和鹅血清样品共计1170份。

1.3检测试剂

H5亚型(Re-8株)AIV血凝抑制试验抗原(批号:2017002)、H7N9亚型AIV血凝抑制试验抗原(批号2017014),均由哈尔滨维科生物科技开发公司生产。

1.4抽样方法

按照种禽场、蛋禽场和肉禽场的比例抽取场群,同时兼顾鸡、鸭、鹅的禽类。在开展高致病性禽流感H5+H7二价灭活疫苗集中免疫前,选取尚未开展HPAI免疫的肉禽场或免疫时间超过3个月的种禽场和蛋禽场进行采样。开展免疫后21天再采集1次。每次每场随机采集家禽翅静脉血35份,每份2mL,自然凝固析出血清,离心后待检。

1.5检测方法与判定标准

参照GB/T18936-2003,采用血凝(HA)与血凝抑制试验(HI),检测H5、H7亚型禽流感免疫抗体。HI抗体效价≥24判定为合格;存栏禽群免疫抗体合格率≥70%判定为合格[6]

2、结果

2.1整体情况

本次专项监测工作,共检测了鸡、鸭和鹅血清共1190份。免疫前H5、H7N9免疫抗体合格率分别为65.6%、47.9%,免疫后分别为76.8%、77.1%。经卡方检验,免疫前后H5和H7N9抗体合格率差异显著(P<0.01),详见表1。

2.2不同类型禽场禽流感抗体

2018年免疫开展前,H5亚型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为65.6%,其中:种禽100%,蛋禽78.3%,肉禽47.0%;H7N9免疫抗体合格率为47.9%,其中:种禽100%,蛋禽56.6%,肉禽25.7%。免疫后,H5亚型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为76.8%,其中:种禽100%,蛋禽96.6%,肉禽57.5%;H7N9免疫抗体合格率为77.1%,其中:种禽81.9%,蛋禽88.0%,肉禽69.5%,详见表2。

2.3不同家禽禽流感抗体

由表3可见,2018年免疫前,鸡H5亚型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为76.6%,鸭为83.8%,鹅为24.4%;鸡H7N9免疫抗体合格率为66.0%,鸭为51.4%,鹅为0。免疫后,鸡H5亚型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95.1%,鸭54.3%,鹅46.4%;H7N9禽流感免疫抗体,鸡86.3%,鸭72.4%,鹅57.9%。

3、讨论

3.1禽流感免疫抗体水平达到了农业部的要求

表1显示,H5+H7高致病性禽流感二价灭活疫苗在2017年秋季实行集中免疫后,H5亚型和H7N9抗体水平达70%以上。其中,2018年春季集中免疫前H5亚型、H7N9抗体较2017年秋季集中免疫后有明显下降。从2017年秋季集中监测到2018年春季集中免疫,相隔4~5个月,说明免疫抗体维持70%以上的时间在3~4个月时间以内,但具体是多长时间尚待进一步研究。2018年春季集中免疫后,H7N9抗体又达到了免疫保护的水平。由此可见,实施H5+H7高致病性禽流感二价灭活疫苗的集中免疫,可以达到免疫抗体保护水平,这与杨泽林等的试验结果相一致[7]

3.2集中免疫前禽流感基础免疫水平较高

由表2、3可以看出,在春季集中免疫开展前,仍存在较高的禽流感免疫抗体水平。一是因为种禽场和蛋禽场是程序化免疫,免疫次数和基础免疫抗体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二是,肉禽场中部分尚未免疫的家禽,可能从母体中自带的抗体,并且采样的家禽日龄越小,母源抗体越高,有些肉禽场甚至达到免疫抗体合格率100%,但随着日龄增大而逐渐降低。其中,鸡、鸭的母源抗体较鹅高,这可能和种禽(鸡、鸭、鹅)个体对疫苗免疫应答存在差异有关。

3.3种禽、蛋禽免疫效果较好

由表2可以看出,种禽场的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最高,蛋禽场次之,肉禽场最低。这可能由于种禽场和蛋禽场饲养周期长,免疫次数多,饲养管理程度较高。所以相同的疫苗,饲养管理、免疫接种等外在因素对疫苗免疫抗体水平影响也较大。肉禽场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较低,可能由于肉禽场的家禽饲养时间较短,免疫次数少,加上采样时由于各种人为因素导致采样时间不是产生抗体效价最高的时间。

3.4不同家禽种类免疫抗体合格水平差异较大

由表3可以看出,不同家禽种类,鸡的禽流感免疫抗体合格率是最高的,鸭次之,鹅最低。这是由不同疫苗血清型毒株的免疫原性差异导致的,还是由于鸡、鸭、鹅个体对疫苗免疫应答存在差异,尚需进一步探讨。

3.5H5亚型禽流感免疫效果好于H7亚型

由表2、3可以看出,H5亚型禽流感免疫效果较好,主要因为H5亚型禽流感强制免疫已经实行多年了,疫苗越来越成熟,免疫效果稳定有保证。H7亚型禽流感自2017年下半年纳入强制免疫,疫苗也是近期才研发生产,效果有待进一步验证。此外,由于实验数据有限,可能结论存在一些片面性,需要今后进一步论证。

参考文献

[1]殷震,刘景华.动物病毒学[M].2 版.北京:北京 科技出版社,1997.

[2] 王家敏,沈武玲,于国伟.禽流感研究进展[J]. 吉林农业科学,2012,37(5):62-65.

[3] 甘孟侯.禽流感[M].2 版.北京:中国农业出版 社,2002.

[4] 农业部.关于印发《2004 年国家动物疫病监 测与流行病学调查计划》的通知[A].北京:农业 部,2004.

[5] 农业部.关于印发《2017 年国家动物疫病监 测与流行病学调查计划》的通知[A].北京:农业 部,2017.

[6]农业农村部.关于印发《2018 年国家动物疫病 监测与流行病学调查计划》的通知[A].北京:农 业农村部,2018.

[7] 杨泽林,巫廷建,凌洪权,等.重庆市部分地区 H5 和 H7 重组禽流感病毒二价灭活苗免疫效 果监测[J].中国动物检疫,2018,35(2):13-15.

作者:季晶晶 1,许青华 1,孔凡高 1,王金祥 2,程杰 3,卜富星 1,刘华 4 (1.安徽省滁州市动物疫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安徽滁州 239000;2.安徽省天长市动物疫病预 防与控制中心,安徽天长 239300;3.安徽省来安县动物疫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安徽来安 239200;4.安徽省动物疫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合肥 230091)

责任编辑:徐成刚

人已赞赏
试验研究

鸡大肠杆菌的分离鉴定及药敏试验

2019-10-11 11:17:13

试验研究

鸡传染性法氏囊病病毒不同攻毒方法致病效果试验

2019-10-12 9:25: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