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传染性脑脊髓炎的诊断与防控措施

禽传染性脑脊髓炎是由禽传染性脑脊髓炎病毒引起的一种对雏鸡危害严重的传染性疾病。因该病常被忽略,免疫率不高,发病后又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给养鸡业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本文对禽传染性脑脊髓炎的病原学、流行病学、临床症状、病理变化、诊断及防控措施等方面进行了较全而的阐述,以期为该病的诊断和防控工作提供参考。

禽传染性脑脊髓炎(Avian encephalomyelitis,AE)是由禽脑脊髓炎病毒(Avian encephalomyelitis virus,AEV)引起的一种急性、高度接触性传染病。对雏鸡危害严重,主要引起雏鸡非化脓性脑炎,表现为共济失调、头颈震颤 [1] ,产蛋鸡则表现为一过性产蛋下降、产带毒种蛋等。该病常被忽略 [2] ,免疫率不高,发病后给养鸡业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该病最早于 1930 年在美国商品鸡群中暴发 [3] ,随后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瑞典、罗马尼亚等均有相关报道,我国 1980 年首次报道该病 [4] ,近几年 AE 发病率增加。本文对 AE 的病原学、流行病学、临床症状、病理变化、诊断及防控措施等方面进行了较全而的阐述,以期为该病的诊断和防控工作提供参考。

1、病原学

AEV 属小 RNA 病毒科肝病毒属 [5] 。病毒粒子呈六边形,直径约 24~32nm [6] ,无囊膜,病毒只有一个血清型,无血凝性。在 CsCl 浮力密度为1.31~1.33 g/mL[7] ,沉降系数为 148S。AEV 对外界环境抵抗强,对氯仿、酸、乙醚、胃蛋白酶、胰酶等均具有一定的抵抗力 [8] ,能耐受中低强度的紫外线照射,室温条件下粪便中病毒能长期存活。在 -20℃ 50%甘油中病毒能长期保存,在二价镁离子存在时,AEV 56℃ 1 h 保持稳定[9] 。AEV 在pH2.8 条件下 3 h 仍然具备感染性。不同毒株致病性不同,根据 AEV 的组织嗜性不同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嗜肠道型,大多数野毒均为此类型,病鸡粪便中含大量病毒;另一类是嗜神经型,口服一般不感染,经细胞培养的弱毒一般为嗜神经型。 AEV 基因组为单股正链 RNA 病毒,基因组大小约 7 055bp。两端分别为 494bp 的 5′非编码区和 136bp 的 3′端非编码区。中间为一个大的开放阅读框(ORF),约 6 402bp,分为 P1、P2 和 P3三个区域,其中 P1 可编码 4 个结构蛋白 VP1、VP2、VP3 和 VP4,VP1 是主要保护性抗原。可用鸡胚分离培养 AEV,卵黄囊、羊膜或尿囊腔等接种途径均可。最常用的还是 5~7 日龄胚卵黄囊途径接种,野生毒株一般鸡胚初次分离时,对其不具备致死性,12 日后收胚,盲传数代后才能致死鸡胚。也可用鸡胚成纤维细胞和鸡胚胰细胞中增殖分离病毒,但一般不产生细胞病变。

2、流行病学

自然条件下 AEV 可感染鸡、火鸡、雉鸡、鹌鹑、鸽子等多种禽类。本文以鸡为主介绍其传染特性。病鸡和带毒鸡是主要传染源。一年四季均可发病,无明显季节性[10] 。可水平传播也能垂直传播,病鸡通过粪便将病毒排出体外,污染饲料、饮水、环境等,通过消化道、眼结膜等感染健康鸡。一般不通过空气和吸血昆虫传播[11] 。种鸡可通过蛋传播 AEV,导致鸡胚孵化率下降,弱雏增加,雏鸡可能会在 10 日龄内暴发该病。因此,鸡发病期间(1 个月左右)的蛋不要做种蛋使用。各日龄和品种鸡均可感染,主要引起 20 日龄内鸡发病,发病率一般为 40%~60%,平均死亡率为 40%~60% [12] 。鸡日龄越小,排毒期越长,感染 4 天后开始排毒,最长可达 2 周,短的仅 5 天。成年鸡仅表现为一过性产蛋下降,一般3 周内可恢复正常,蛋重量稍微减轻,蛋品质一般无变化。

3、临床症状

经卵垂直传播的雏鸡潜伏期一般为 1~7天,经水平传播的雏鸡的潜伏期一般为 10~30天[13] 。不同日龄鸡发病后临床表现不同,20 日龄以下的鸡发病时,初期无明显临床症状,采食量、精神状态基本正常,后病鸡头颈频繁且快速震颤,一般需仔细观察才能发现,共济失调,行走摇晃,无法站立,蹲坐于跗关节上,或倒卧于一侧,部分鸡脚趾弯曲,无法伸直,以致采食和饮水困难。精神沉郁,受惊吓等应激时症状更明显,易被其他鸡只践踏和啄咬,或继发其他疾病而死亡。耐过鸡虹膜颜色变浅,晶状体混浊或灰白色而导致双眼失明[14] 。种鸡主要表现为产蛋下降,一般减蛋幅度为 16%~43%,经过一周恢复,整个周期大约 3 周,产蛋率呈“V”形曲线,产蛋高峰期鸡减蛋明显,老龄鸡减蛋相对较小,蛋壳颜色、蛋的品质无明显变化[15] ,蛋的重量稍有下降,发病期间所产的蛋如果用于孵化雏鸡,则可能导致雏鸡发病。康复鸡,对该病有一定免疫力。

4、病理变化

解剖后病变主要为脑脊髓液增多,脑膜出血,大脑水肿、出血。个别病例大脑有坏死灶。小脑出血,有呈小空泡状小软化灶。延脑和脊髓充血水肿。腺胃肌层有细小灰白色坏死区。病程较长的患鸡,腿肌有萎缩现象,患肢骨骼畸形。

5、诊断

根据流行情况、临床症状及特征性病变可做出初步诊断,需要注意的是,得和一些引起鸡减蛋、神经症状和腿部病变的疾病做出鉴别,如新城疫、禽流感、传染性支气管炎、产蛋下降综合征、马立克氏病、维生素 B1 缺乏、维生素 B2缺乏、维生素 E 缺乏、葡萄球菌病、大肠杆菌病等。

非典型性新城疫,家禽死亡率很低,常伴有轻微呼吸困难,拉绿粪,存活鸡有头颈扭曲、“观星”等神经症状,剖检十二指肠末端、卵黄蒂下2~5cm 处、两盲肠端与回肠相对应部分等 3处淋巴滤泡出血。产蛋下降 20%~30%,后期褪色蛋、畸形蛋明显增加,并且持续时间长,约 1个月,减蛋 1 周后,新城疫 HI 抗体明显上升。禽流感发生时,常伴随严重的呼吸道病变,产软壳蛋、沙皮蛋、血斑蛋,减蛋严重,恢复慢,即使康复,一般也能达到发病前的水平,且常继发大肠杆菌病,导致卵黄性腹膜炎、输卵管炎等。传染性支气管炎的鉴别鸡群发病迅速,几乎同时发病,表现不同程度的呼吸道症状,产蛋下降很快。褪色蛋、沙壳蛋、小蛋增多,蛋清稀薄如水,很难恢复到原来水平。产蛋下降综合征多发于6~8 月龄,产蛋高峰鸡发病率高,减蛋高达70%,蛋壳变薄,颜色变浅,表面粗糙,薄壳蛋、畸形蛋数量增加,病程长,可持续 1~2个月。马立克氏病发病日龄一般 2~4月龄,神经系统病变主要为外周神经,病鸡翅膀下垂,不能站立,两腿呈劈叉样,多见单侧性神经干肿大。眼虹膜褪色,瞳孔收缩,边缘呈锯齿状。维生素 B1 缺乏症,病鸡呈“观星”状,头后仰,角弓反张。维生素B2 缺乏症,病鸡趾爪向内卷曲,两腿瘫痪,成年鸡坐骨神经和臂神经肿大变软,尤其是坐骨神经是正常的 5 倍,病变多为双侧性。维生素 E缺乏症表现共济失调、头后仰,有转圈、头颈扭曲、前冲、转圈等神经症状,小脑软化,伴有渗出性素质或白肌肉病。葡萄球菌、大肠杆菌等引起的关节炎可见关节部位红肿热疼等炎性症状。如要进行确诊,最好采用实验室检测方法。常用的实验室检测方法有病毒分离、琼脂扩散试验、雏鸡感染试验、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等。病毒分离时一般采用 6日龄 SPF 鸡胚,卵黄囊接种,通常初代时无病变,传代数次后才能产生明显胚体变小,脑组织软化、水肿,肌肉发育不良等病变。琼脂扩散试验操作简单,但琼扩抗原不易制备 [16] ,常有非特异性检测线 [17] ,且发病初期抗体水平不高易漏检。雏鸡感染试验一般将处理后病料脑内接种3 日龄易感雏鸡,接种后 10~13 日龄开始发病,症状与自然感染病例相同。目前国外有商品化的 ELISA 试剂盒,操作简单,适合大量样品检测,但价格昂贵,国内仅有少数实验室做相关研究,但并没有成品试剂盒上市。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是针对病原检测方法,适合现症检测,确诊快,一定要注意病料的选取,病料要保证新鲜,采取的部位要正确,1 日龄病雏鸡采集肝、心脏,10~30日龄病雏鸡采集脑和胰腺,产蛋鸡通常采集消化道及粪便。

6、防控措施

坚持自繁自养、全进全出的饲养模式。应尽量减少引种,禁止从疫区购买种鸡和雏鸡,引种时,做好检测工作。及时清除粪便,并堆积发酵处理,每周用 0.2%次氯酸钠或 0.2%过氧乙酸消毒一次,最大限度减少鸡场内病原微生物。定期场内灭鼠、灭蚊蝇等工作,车辆进入场区时一定要做好消毒工作,人流和物流要定向(单向)流动。外来无关人员尽量禁止进场,进场时一定要严格消毒。加强饲养管理,不饲喂霉变饲料,饲料中添加一定比例的维生素 B2 、维生素 E 等。饮水中添加电解多维和维生素 C,尤其是冬季寒冷季节做好通风和保温工作。制订合理的免疫程序,定期接种新城疫、禽流感、传染性支气管炎、传染性法氏囊病等疫苗。

目前,该病尚无有效的治疗措施,主要通过接种疫苗进行预防,现在国内市场上仅有灭活疫苗没有弱毒活疫苗,分别是齐鲁动保、青岛易邦和乾元浩生物公司郑州生药厂生产的禽传染性脑脊髓炎灭活疫苗及北京华都诗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鸡新城疫、传染性支气管炎、减蛋综合征、传染性脑脊髓炎四联灭活疫苗,一般在种鸡开产前 3~4 周皮下或肌肉注射接种,免疫期一般为 10 个月,母源抗体可保护雏鸡至40 多日龄,疫苗接种是防控该病最经济、有效的手段。接种疫苗时一定要回温,防止冷应激对鸡的影响,不要漏免,皮下注射时在颈部下 1/3处,肌肉注射时防止注入腹腔。

雏鸡发病后,及时挑出病鸡,隔离饲养,对病死鸡进行深埋、焚烧等无害化处理。全场消毒,鸡群饲料和饮水中添加电解多维、维生素 C等提高机体抗病能力,同时添加一定比例的抗生素,防止继发感染。产蛋鸡发病后,发病期间一个月左右所产蛋严禁孵化,只做商品蛋用。产蛋恢复后,所产蛋应严格消毒后再进行孵化。

参考文献

[1] 张知良.禽脑脊髓炎[J].畜牧兽医杂志,1984,(01):41-43.

[2] 潘长江,杨淑芳.禽脑脊髓炎(AE)流行新特点、未来发展态势与防制对策[J].中国预防兽医学报,2000,(S1):237-239.

[3] 刘思当,范伟兴,匡宝晓,等.禽脑脊髓炎病毒的分离与初步鉴定研究 [J]. 山东畜牧兽医,1999,(05):3-4.

[4] 张泽纪,王秉红,陈兆珍,等.广州市郊区鸡场疑似鸡脑脊髓炎的调查研究 [J]. 家畜传染病,1980,(04):52-55.

[5] Saif YM.禽病学(第 12 版)[M].苏敬良,高福,索勋,译.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2:497-510.

[6] 殷震,刘景华.动物病毒学(第 2 版)[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7:652-664.

[7] 黄骏明. 禽脑脊髓炎 [J]. 中国畜禽传染病,1994,(04):59-62.

[8] 邹丽红,郝艳红,邹运明,等.禽脑脊髓炎研究进展[J].黑龙江畜牧兽医,2004,(10):69-70.

[9] 秦卓明,何叶峰,刘伟,等.禽脑脊髓炎的研究进展和控制对策[J].中国禽业导刊,2002,(01):18-20.

[10] 韦秋兰. 鸡脑脊髓炎临床特点及预防控制[J].中国畜禽种业,2016,12(04):153-154.

[11] 巴桑卓玛,张杨,金红岩.禽脑脊髓炎的防控及研究进展[J].养殖技术顾问,2009,(10):116.

[12] 陈海利.禽脑脊髓炎的流行、诊断和防治[J]. 现代畜牧科技,2016,(09):123.

[13] 李少停.鸡脑脊髓炎的诊断与防制[J].当代畜禽养殖业,2015,(02):37.

[14] 王笑莲. 一起青年鸡感染脑脊髓炎的诊断[J].畜牧兽医科技信息,2007,(06):34.

[15] 卢成清. 种鸡禽脑脊髓炎病毒感染的诊断[J].畜牧与兽医,2013,45(12):127-128.

[16] 张淑霞,杨增岐,李金钧,等.禽脑脊髓炎琼扩抗原的研制和应用[J].动物医学进展,2001,(02):59-60.

[17] 赵继勋,秦卓明,姚永秀,等.禽脑脊髓炎琼扩抗原的研制与应用[J].中国家禽,1997,(04):10-12.

作者:李天芝1,于新友1,苗立中2(1.山东绿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山东滨州256600;2.山东省滨州畜牧兽医研究院,山东滨州256600)

基金项目:山东省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家禽创新团队项目 (SDAIT-11-16) 作者简介:李天芝(1985-),女,山东菏泽人,助理研究员,硕士,主要 从事畜禽疾病诊断及防控技术研究.

责任编辑:徐成刚

人已赞赏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