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种鹅养殖场洗浴水体污染及其控制措施

近年来,广东灰鹅反季节繁殖技术的成功开发和积极推广,推动了广东养鹅业的快速发展。但是,广东灰鹅反季节生产中常出现种鹅死亡多、繁殖性能低的现象,主要是种鹅养殖场洗浴水体污染造成。本文综述了南方种鹅洗浴水体污染的原因、洗浴水体污染对种鹅的危害,以及对雏鹅生产性能的影响。并介绍了减少水体污染的饲养管理、营养调控和微生物制剂净化等措施。

南方鹅种以广东省的灰鹅为代表,主要包括马岗鹅、乌鬃鹅、阳江鹅和狮头鹅等,其中以马岗鹅饲养最为普遍和最具代表性。近年来,随着广东灰鹅反季节繁殖技术的成功开发和积极推广,对均衡全年鹅苗和肉鹅市场供应产生了积极作用,同时也增加了养殖户的经济收入,推动了广东养鹅业的快速发展 [1] 。但是,广东灰鹅反季节生产中常出现种鹅死亡多、繁殖性能低(如产蛋少、受精率和活胚率低)的现象,一般认为是由反季节生产中热应激造成的 [2] 。在生产中,由于水质差导致的大肠杆菌病是影响水禽生产的重要因素之一 [2] 。 细菌释放的内毒素会对禽类的生长和繁殖造成不利影响 [3] ,而反季节生产时的高温条件又有利于水体细菌的增殖,使其加速释放内毒素 [4、5] 。种鹅养殖场洗浴水体中病原微生物不仅通过自身,而且通过其释放的内毒素影响到种鹅的健康、繁殖性能和胚胎发育,并最终影响其生产水平,这在炎热天气里进行反季节生产的种鹅群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2]

种鹅反季节生产中水质带来的问题日益严重, 尤以大肠杆菌的影响最大。由于目前广东省内能用于鹅养殖的水资源有限, 同时又由于广东灰鹅笼养和人工授精技术未成熟开发, 导致多数养殖场出现养殖密度过大、疾病发生概率高、水质恶化严重等问题, 给种鹅生产带来不利影响 [6] 。如何利用有限的水面进行有效养鹅, 这是养殖户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不能因为忽视种鹅养殖场洗浴水质,盲目扩大养殖规模而带来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因此,如何控制种鹅养殖场洗浴水体污染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1、种鹅养殖场洗浴水体污染的原因

南方鹅种必须在水中才能较好地完成交配活动,从而使母鹅所产种蛋具有较高的受精率。水面大小因而也成为养鹅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制约因素,也是提高种鹅繁殖性能的重要环节 [5] 。洗浴水体载鹅密度大是造成细菌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江丹莉等(2009)测定了水面高载鹅数(420 只 / 亩)与低载鹅数(320 只 / 亩)鹅场种鹅活动区域水体总细菌、大肠杆菌和沙门菌数量。结果表明,高载鹅数鹅场的总细菌数均显著(P <0.05)高于低载鹅数鹅场,沙门菌的数量也高于低载鹅数鹅场且差异极显著(P <0.01),大肠杆菌的数量高于低载鹅数鹅场,差异不显著 [7]

当养殖密度加大,水塘又不能经常更新水体时,水体逐渐富营养化,再加上鹅群排出粪尿污染水体,提高了水体氮、磷等营养物质含量,水质较快恶化。同时鹅只也会向水体中大量排泄肠道微生物,其中有许多是有害细菌如大肠杆菌和沙门菌等革兰阴性菌。这些细菌利用水体中丰富的氮、磷等营养物质大量滋生增殖,细菌死亡后又分解出大量内毒素,从而使水体污染严重 [8]

2、污染的洗浴水体对种鹅的危害

鹅作为一种大型的水禽,除了正常的饲料供给和饮用人工提供饮水外,还会在下水时饮用池塘水。池塘一旦受污染,水中的大量有害微生物和内毒素也将影响鹅健康。实验也表明,鹅只饮用了含有较多有害革兰阴性菌的塘水后将直接导致血浆内毒素上升,种鹅繁殖性能下降,种蛋死胚率上升。因此,池塘水中的细菌及内毒素含量增多,不但使鹅体内血浆内毒素上升,影响鹅只的健康,同时也导致种鹅繁殖性能下降 [7]

当单位水面的载鹅密度上升会增加向水体的粪便排泄量。 源于粪便的大量有害肠道细菌在夏季温暖的水体中不断利用粪便中的氮磷等营养物质增殖滋长,细菌死亡后又会分解出大量内毒素。 细菌内毒素被鹅摄入体内后,将严重影响鹅的生理活动,降低免疫力和生产性能。更为严重时,有害菌会在种鹅于水面交配时直接感染生殖道,轻者降低繁殖性能,重者引起生殖道的感染和疾病暴发,造成种鹅死亡 [8] 。另一方面,鹅通过饮水摄入革兰阴性菌在肠道分解后会释放出内毒素,同时通过饮水,鹅也会大量摄入细菌在水中死亡裂解后释放出的内毒素进入体内。种鹅长期饲养在这样的环境中,种蛋质量低下,受精率只有 60%左右,孵化率 70%左右。严重时往往容易造成大肠杆菌、沙门菌混合感染,卵巢感染时会发生“蛋子瘟”,也会造成种鹅的死亡 [7]

3、污染洗浴水体对雏鹅生产性能的影响

种鹅饲养水体的污染对种鹅所产种蛋质量和孵化雏鹅的活力有一定的影响。来自于水体污染较为严重与繁殖性能较低的种鹅其雏鹅生长性能较差, 生长缓慢, 尤其是在饲养前期, 源自饲养环境较差的雏鹅体重显著低于来自环境较好的雏鹅, 即使在生长的中后期有所上升,但最终却无法赶上原本来自环境较好的鹅群 [7] 。来自饲养环境差(水体污染严重)的种蛋受精率低、孵化率低,孵化出来的雏鹅大量出现腹部收缩不足、健康条件差和体质先天条件差。这些雏鹅在肉鹅生产中饲料报酬低、存活率低、个体间差异大及弱小鹅只多。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弱小鹅只被淘汰,即使饲养到出栏时间也无法按正常价格出售,给肉鹅养殖户带来经济损失 [7]

4、种鹅养殖场洗浴水体污染的控制措施

4.1 减少水体污染的饲养管理措施

一是要保证种鹅洗浴水体的密度和深度。一般要求每平方米水体养鹅 0.5~1 只,水深要求 0.5~0.8 m;勤换塘水,最好有清洁长流水引入养鹅池塘,排放出细菌和内毒素污染水 [8] 。如果不能达到要求, 最少要保证每半月换水 1 次, 特别是在炎热天气。

二是训练鹅只饮用单独的清洁饮水。在陆地运动场上设置饮水槽,每天早晨让鹅只先在运动场上饮水后再放进水面活动场,使鹅只尽量少饮池塘水 [8]

三是要定期对池塘消毒,保证每隔 10~15 天对养殖水体消毒 1 次, 通常用漂白粉;每年在非生产季节干塘,用石灰和太阳紫外线消毒 [2]

4.2 减少水体污染的营养调控措施

4.2.1 减少氮排泄的营养调控措施

粪氮是污染水体的元素之一。氮的过多排出主要原因是蛋白质在体内利用率低,而氨基酸不平衡则是蛋白质利用率低的主要原因。依据“理想蛋白模式”配制日粮,可以利用必需氨基酸作为氨基酸利用的指标来配制氨基酸平衡日粮,既可以节约蛋白质饲料原料,又可以减少氮对环境的污染。日粮必需氨基酸占总氮比例在45%~50%时氮的利用率最高。实践证明,在家禽日粮中使用氨基酸模型,可以有效提高蛋白质在体内的存留率。减少氮排出量的有效办法是在满足有效氨基酸的基础上,适当降低日粮粗蛋白质水平。据报道,如果将鸡的日粮粗蛋白质水平降低 2%,粪便排氮量可降低20% [10]

4.2.2 减少磷排泄的营养调控措施

植酸酶的主要功能就是水解植酸磷释放出磷,增加有效磷的含量。日粮中添加植酸酶能够提高磷的利用率,从而部分替代磷酸氢钙和骨粉的添加量而满足动物对磷的需要,又能使磷的排出量降低 24%~50%。另外,日粮中添加维生素 D 的同分异构体可以降低粪便中磷的排泄。维生素 D 的同分异构体通过增强小肠中植酸酶的活性或与植酸酶协同作用来提高磷的利用率。在玉米- 豆粕型日粮中添加 5 滋g/kg1.25-(OH)2 D3 ,可使磷的存留率从 31%提高到 68%,补充 75单位的植酸酶使磷的存留量进一步提高到 79% [10]

4.3 水体污染的微生物制剂净化措施

微生物制剂能明显降低肠道中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有害微生物的数量。从而减少氨及其他腐败物质的过多产生,另外,有益微生物能利用水环境中过多的有机物合成菌体物质,从而降低环境中氨氮、亚硝酸氮和硫化氢等有害物质含量,净化养殖水环境 [11] 。净化水体常用的微生物制剂主要有以下几种。

4.3.1 光合细菌

光合细菌是广泛分布于水田、河川、海洋和土壤中的一种微生物类群。光合细菌为革兰阴性细菌,可以在有光无氧的条件下生长、繁殖,也可在无光有氧的条件下生长。有光时菌体能利用光能,以 H2S 或有机物作为氢供体,以 CO2 或有机物作为碳源而生长发育。当环境是有氧无光时,菌体则可以通过有氧呼吸,使有机物氧化,从中获取能量。研究证明,光合细菌能极大地净化养殖水质。日本、中国、东南亚各国的养虾池和养鱼池均已普遍投放光合细菌以改善水质,也有较多取得明显效果的报道文献 [11] 。在池塘中投放光合细菌,处理后水中 TN 的去除率最高达 65.3% ,TP 的去除 达52.5% ,COD 的去除率达78.9% [12]

4.3.2 芽孢杆菌复合菌剂

芽孢杆菌是一种能形成芽孢的杆菌或球菌,其具有稳定性好、抗性强、代谢快和繁殖快等特点。对高温、紫外线、射线、辐射、干燥、酸碱、有机溶剂、氧化剂和有毒化学物质等均有较强的抵抗力,是一种常用的微生态制剂,目前广泛用于水产养殖业中水质的改善 [11]

4.3.3 EM 菌

EM 菌是采用适当的比例和独特的发酵工艺将筛选出来的有益微生物培养,形成复合的微生物群落,并形成有益物质及其分泌物质,通过共生增殖关系组成了复杂而又相对稳定的微生态系统。EM 菌由光合细菌、乳酸菌和酵母菌等 5科 10 属 80 余种有益菌种复合培养而成,其具有结构复杂,性能稳定,功能广泛,使用方便,价格便宜,促进动、植物生长,增强抗病能力,改善生态环境,提高成活率等优点。在我国,EM 菌已广泛用于改善养殖水质 [13]

4.3.4 硝化细菌

硝化细菌是古老的细菌群之一,其分布广泛,土壤、淡水、海水及污水处理系统中都有存在。硝化细菌是一类不需要有机物就能生存及繁衍的细菌,首先,亚硝化菌属细菌把水中的氨(NH3 )氧化成为亚硝酸离子(NO-2 ),并从中获得生存所需要的能量,再利用二氧化碳或碳酸氢根离子制造自身所需的有机物。然后水中的硝化杆菌属细菌把水中的 NO-2 氧化成为 NO-3 ,亚硝化菌属细菌和硝化杆菌属细菌通过接力的方式,把水中的有毒氨(NH3 )最终氧化成硝酸离子(NO-3 )。因此,硝化细菌经常被用于处理污水,以降低水中氨氮、亚硝氮的含量 [14]

4.3.5 噬菌蛭弧菌

噬菌蛭弧菌是一类专门以捕食细菌为生的寄生性细菌,它具有“寄生”于细菌和“裂解”细菌的生物学特性。国内外许多实验室对这类细菌相继开展了研究,并在利用蛭弧菌处理池塘水体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杨莉等在蛭弧菌对鲤鱼感染嗜水气单胞菌预防效果的研究中发现,噬菌蛭弧菌对水中氨氮的去除率高达 67% [15]

参考文献

[1]施振旦,孙爱东,梁少冬.鹅繁殖季节的调控技术对产业化的推动[J].中国家禽,2005,27(8):1-3.

[2]黄运茂,施振旦. 提高广东灰鹅反季节生产水平的措施[J]. 中国家禽,2008,30(5):46-48.

[3]董小英,唐胜球,李海云,等.内毒素对家禽的影响及其防治措施[J].饲料工业,2005,26(11):24-27.

[4]万江虹,马龙,谢礼裕. 大肠杆菌内毒素引起肉鸡腹水症的诊治[J].湛江海洋大学学报,2001,4(21):57-58.

[5]刘容珍,田允波,施振旦,等.鹅场洗浴池大肠杆菌密度对受精率和活胚率的影响[J]. 广东农业科学,2009,7:159-160,165.

[6]黄运茂,张瑜,施振旦,等. 鹅场洗浴水质对种鹅生产性能的影响 [J]. 中国家禽,2010,32(22):62-64.

[7]江丹莉,张鑫杰,潘远基,等.水面载鹅密度对水体细菌生长、鹅血液内毒素含量、种鹅繁殖性能和雏鹅生长性能的影响[J]. 中国家禽科学研究进展—— — 第十四次全国家禽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09:619-623.

[8]黄运茂,孙爱东.鹅繁殖季节的调控和配套技术[J].中国家禽,2011,33(18):40-42.

[9]施振旦,刘丽,孙爱东. “禽 -鱼”高密度养殖对水禽生产性能危害的研究[J].中国家禽,2011,33(13):1-3.

[10]韩爱云,黄仁录.通过营养调控减少家禽排泄物中氮、磷的污染[J].河北省畜牧兽医学会 2004 年学术论文集,2004:37-40.

[11]王超,王爱国,邹记兴.微生物制剂在净化养殖水体中的应用与展望 [J]. 河北渔业,2012,10:51-53.

[12]曾宇,秦松.光合细菌法在水处理中的应用[J].城市环境与城市生态,2000,(6)13:29-31.

[13]汪燕玲.几种有益微生物及其对水质的改良作用[J].渔业现代化,2004,4:29-30.

[14]王玉堂.硝化细菌与反硝化细菌及其在水产养殖业的应用[J].中国水产,2009,6:55-56.

[15]李怡,曹海鹏.嗜菌蛭弧菌对乌鳢养殖水质的影响[J].渔业现代化,2008,35(2):11-13.

作者:黄子轩1陈国胜2刘延清2(1.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山阁镇动物卫生监督分所,广东茂名 525000;2.广东省家禽科学研究所,广州 510520)

通讯作者:刘延清,13503038561,5745072@qq.com,广州市天河区柯木塱南路 39 号 106

责任编辑:聂庆华

人已赞赏
饲养管理

你的肉鸭保健了吗

2019-10-27 18:40:12

饲养管理

科学、及时做好蛋鸡舍环境控制的“三项测量”工作

2019-10-29 17:32: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